悠悠三十载,岭南医患情

作者:郜洁、邱维钰 单位: 来源:广州中医药大学一附院 编者:
2016-3-7 阅读


  岭南中医的记忆犹如绵绵珠江水渊源流长,珠江水哺育珠江人,岭南人家陈老太一家与广州中医药大学一附院的岭南名医有着三十载的动人医患故事。





开篇:仁心仁术——罗元恺教授是大女儿的送子观音



  1986年的夏天,广州西关的一个小院里,穗珠陪着姐姐喜珠在等候罗元恺教授下班归来,此时门口早有患者在等待。当时罗老已过古稀之年,不仅坚持回医院看门诊,还有许多社会活动。罗老作为新中国第一位中医教授,当代岭南医家的杰出代表,临床和学术造诣影响早已传播海内外,慕名而来的患者络绎不绝。有些患者远道而来,没有赶上罗老的门诊,就到他家等候,希望让罗老把把脉,开个方。罗老仁心仁术,对待每个上门求诊的患者视如至亲,从不拒绝。


  陈老太的大女儿喜珠已结婚多年,忙于工作,尚未生孩子。30岁时怀孕后得了荨麻疹,曾经流产一次,而后的5年一直没有怀孕,家人非常焦急,喜珠的婆家与罗老相识,就上门请罗老诊治。经罗老精心治疗半年左右,终于有喜。但是前几天工作劳累,又出现了先兆流产的迹象,喜珠与家人心急如焚。穗珠陪姐姐找罗老把脉安胎。罗老回到家中,没来得及喝一口水,就开始为等候多时的患者诊治。喜珠忧心忡忡,惊悸欲哭。她已经连续3天阴道少许流血,并且伴有隐隐的腹痛,担心自己年纪已是高龄,肚子里的孩子来之不易,求子心切,心理压力非常大。


  罗老一边详细询问她的病情,仔细查舌把脉,一边耐心劝慰,安抚喜珠的情绪,罗老给她开了汤药和药丸,嘱咐喜珠要卧床休息,安心养胎。喜珠接过处方,心情平静了许多。罗老的方子上每一味药都仿佛承载着一家人的希望。临走时,罗老特别嘱咐穗珠,要让家人和喜珠都放松心情,不要给喜珠那么大的精神压力。喜珠服用三剂中药之后,阴道流血和腹痛逐渐好转,妹妹再陪她复诊3次,各种症状缓解。到怀孕3个月后,情况稳定,她才安心上班。后来,喜珠足月顺产,生了一个儿子。

  喜珠夫妇每年都带着儿子给罗老拜年。数年后,他们移民到美国,儿子在美国大学毕业,现在已经是一位能干的青年才俊。


  罗元恺教授从医60载,是全国著名的中医学家。他提出“肾-天癸-冲任-胞宫生殖轴”学说,擅长于调经、助孕、安胎。他为防治先兆流产、复发性流产研制的“滋肾育胎丸”,凝聚了数十年的心血。自1982年面世以来,已经治疗了许许多多的患者,让她们圆了做母亲的梦。罗老把一生都奉献给中医事业。使岭南妇科发扬光大,他对待患者不分贵贱亲疏,时刻体恤每位患者,医者仁心,大医精诚,不愧是一代杰出中医人!




续篇:后继有人——罗颂平助小女和孙女续母亲梦  



  陈老太的小女穗珠也是一位孝顺、能干的女性。她忙于工作和家庭,照料长辈,到三十多岁才准备要孩子,却发现有子宫肌瘤,也多年没有怀上。她想起了为姐姐治病的罗元恺教授,1996年到医院找罗老的女儿兼助手罗颂平教授。罗教授给他们做了系统的检查,发现她不仅有子宫肌瘤,还有盆腔粘连的情况。考虑到他们已经超过35岁,建议穗珠做腹腔镜探查。但穗珠的丈夫在术前找罗教授咨询:“是不是一定要做这个手术?用中药治疗可以吗?”罗教授说:“做手术可以查明病因,松解盆腔粘连,增加怀孕的机会。”老吴思量再三,说:“那就不做了,我不想我老婆为了生育受苦。你继续给她用药,随其自然吧。”罗教授为这对恩爱夫妻所感动,尊重他们的意愿,取消了手术。罗教授为穗珠制定了一个中医综合治疗的方案,行气活血,调经助孕,攻补兼施。罗教授跟这对夫妇已经成为互相信任的战友,互相配合,共同努力。


  1997年春天,穗珠月经过期了10天,伴随点滴阴道出血和轻微腹痛,她马上来找罗教授,皇天不负有心人,看着验孕结果夫妻俩喜出望外。但穗珠跟她姐姐一样,也有先兆流产的迹象,罗教授嘱咐他们不能掉以轻心,建议穗珠住院安胎。经过治疗,珍贵的胎儿保住了,夫妻俩更是小心翼翼,生怕有什么闪失。可到了怀孕3个月,即将安全度过第一关时,穗珠感冒了,发烧高达40度,心急如焚的老吴马上给罗教授打电话,当时罗教授正在看门诊,知道了穗珠的情况,让老吴带她到医院。服药之后,穗珠的烧渐渐退了,症状好转,平安地度过了这一关。接着每隔半个月继续找罗教授复诊。终于足月分娩了一个健健康康的女儿。今年他们的宝贝女儿已经准备高考了。直到现在,一提起他们的孩子,穗珠都会激动地说:“没有罗教授两父女,我跟我姐姐都不可能尝到当妈妈的滋味,我们两家的幸福都来之不易啊!”


  2007年,穗珠大哥的女儿月经不调,穗珠也带她找罗颂平教授诊治。罗教授看了她的舌脉,认为是阴虚血热所致,除了用药,还要注意饮食调理,避免熬夜。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月经恢复正常,婚后也顺利怀孕,生了一个男孩。


  罗颂平教授作为全国著名中医学家罗元恺教授唯一的女儿与学术继承人,一直以父亲罗元恺教授的高尚医德鞭策自己,以精湛的医术积极服务社会,充分发挥中医药在妇科调经、助孕、安胎方面的特色与优势,让许多妇女圆了做妈妈的梦!她率领的中医妇科学团队在医疗、教学、科研等方面都位居全国前列。目前,她作为中华中医药学会妇科分会的主任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岭南罗氏妇科流派传承工作室”负责人和代表性传承人,继续培养后继人才。


 新篇:守护生命——冼绍祥教授为陈老太诊治心脏病


  现已九十高龄的陈老太,退休多年,儿孙满堂,却依然是勤快、麻利的脾性,一天到晚闲不住。“我妈妈最听冼院长和罗教授的话了,让她不要再干重活了,她才愿意歇一歇。”穗珠提起她的老妈妈,真是又心疼又无奈。这位耄耋之年的老太太,爱做家务,还不时登梯子,搬东西。可这种不服老、不认输的个性也让她吃了苦头。就在2014年7月,陈老太在家里突然头晕目眩,站不起来,觉得天旋地转,穗珠一家人都吓坏了,马上带着老母亲到广州中医药大学一附院看病,罗教授给他们挂了心血管内科冼绍祥教授的号。


  冼绍祥教授仔细询问陈婆婆的病史,给她做了一些检查,发现陈婆婆有多年的高血压病史,由于没有规范使用降压药,已经有高血压心脏病,心功能不全,现在血压突然升高,导致眩晕。冼绍祥教授建议陈婆婆住院治疗,倔强的陈婆婆放不下家里的事情不肯入院。穗珠说:“冼院长就像个幼儿园老师一样,耐心地给我妈妈解释,‘这是因为老人家的心脏早就超负荷工作了,原本心脏的每扇门都会自己开关,可是您现在的心脏大门关不拢了,要医生来帮忙修理。’冼教授始终满面笑容地解释,妈妈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像小朋友一样听话。”穗珠听后内心暗暗赞叹,一位知名专家可以那么耐心地为患者解释病情,视如自己的亲人般地细心诊治,让她感动得热泪盈眶。经过冼院长的诊治,陈老太的心功能逐渐改善,高血压、高凝状态得到控制,她又可以上街串门,买菜做饭了。


  现在,陈老太每个月都来找冼绍祥教授复诊,她的女婿也陪着老岳母来,同时请冼教授看高血压。如果冼教授公务出差,她也一定要等他回来。陈老太说:“每次找冼教授,看见他亲切的笑容,病都好了一大半了,冼教授就是厉害!”冼教授总是回答她说:“不是我厉害啊,是你配合,不配合的话治疗效果等于零啊!”


  “郎中自有回天药,何惧沉疴病魔缠。人生坎坷多磨难,感慨良多应知恩。”冼绍祥教授是国家重点学科中医内科学的学科带头人,又担任医院院长,工作非常繁忙。但他仍坚持每周两次门诊,对患者体贴入微的耐心,犹如春天的阵阵细雨,滋润着每一位走进他的诊室的患者的心田,浇灌出医患之间的真情之花。

 

后记:岭南名医,代代相传,德艺双馨,造福世人



  岭南医学源远流长,岭南大地名医辈出。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拥有首批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以及一批国家级名医,建立了16个名医工作室和两个流派传承工作室,培育了新一代的广东省名中医。最近又设立了岭南医学研究中心,准备编写岭南医学特色教材,从中医本科生开始,培养岭南医学的接班人。


  时光如梭,珠江水奔流向前。从广中医一附院的两个国家级重点学科、两代岭南名医到老广州陈老太的一家三代医患情谊,感人的故事延续两个世纪,就像徜徉在珠江水中的风帆一直向前,医者仁心爱撒人间,岭南中医代代相传!



分享:
免责声明: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如非特别注明,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促进学术交流、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负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业务合作联系方式诚聘英才网站地图帮助中心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京)-经营性-2010-0046

妇产科在线 Copyright © 2010 www.cog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43135号-8 京公网安备11010202631号

妇产科在线所刊载之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目的。您从妇产科在线上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及您的健康问题。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学事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